河北凝瑞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

建筑设计源于城市设计!

来源:内容来源于网络

贝聿铭:波士顿科学基督教广场


       贝聿铭先生今年已经100岁了,他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著名建筑,很多建筑都是具有引领作用的城市品牌,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巴黎的卢浮宫。但这次我重点看了他做的波士顿科学基督教广场。在原来的城市街区当中有老的教堂和城市大道。贝先生在这里做了三个建筑,一个高层建筑,一个多层建筑,还有一个会堂,环绕着中间长长的大水池。这个广场现在是波士顿很有纪念性和精神感悟力的空间,我非常喜欢。



       这三个建筑并不是摆在一起的,换句话说,建筑红线也未必是规划局划的。在这样一个城市重要节点上,如何摆放这些建筑,是很需要功力的。这是贝先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所做的作品,在那个时候,贝先生对城市的理解就已经相当成熟,至今看来,都觉得不能多一点,也不能少一点。



       这些建筑体现了贝先生典型的现代主义风格,强调结构感,材料又非常朴实。从保留下来的历史建筑教堂,到新建的会议中心,再到面对开放空间的高层建筑,在尺度、高度和对景关系上都设计得很讲究,夜晚的灯光和水池倒映出的城市夜景也很好。



       我觉得这就是非常好的城市设计,建筑师不仅通过建筑,也通过景观设计,非常到位地营造出吸引人的城市空间。


彼得·埃森曼:哥伦布会展中心


      埃森曼利用他独特的建筑语言,巧妙地在一座超大型的城市会展中心与一条小街以及小街对方的建筑之间形成非常密切的联系。通常我们国内的会展中心都位于城市的边缘,旁边都是停车场,跟哪儿都没有关系,包括北京的国际展览中心也是不跟城市发生关系的,认为所有人来都要开车来,所以设了很大的停车场。但在美国,很多会展中心都位于市中心,旁边还有很多酒店,大多数人都是步行或借助利用公共交通到达,不需要使用太多的机动车,会展中心也成为城市中很有活力的空间。



       哥伦布会展中心是由高低不同错落有致的建筑体量组合而成的,像是把建筑切碎、交错,好像经过了一场地震。但越是走近看,越觉得这个建筑有意思。各个建筑体量在端部形成一个个小街、小尺度的断面,其逻辑性在于要呼应它所面对的小建筑,让会展中心的立面不再呈现出一个超大建筑的形象,用独特的建筑手法去营造城市肌理。建筑表面看上去很碎,好像建筑师不是在做自己的作品,而是要做一个城市。



       这一点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么大的会展中心,里面的空间很大很完整,但是外边看起来就像一条街上的一座座小房子,前面紧贴着人行道。所以我们可以思考,会展中心是不是要那么夸张?要远离城市?能不能成为城市活力空间的一部分?



      建筑的主要入口,面对着街道上建于不同历史时期的老房子,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让我重新认识大师的作品。埃森曼独特板块化、错动的设计语言仍然体现在建筑的立面上,一看就知道是他的作品。内部的空间也有一些高低错落。这是一个大建筑,又在城市界面上形成了一组小建筑。

约翰·波特曼:旧金山CBD立体商业街



       我这次在旧金山去了一个商业中心,是曾经非常有名的建筑师约翰·波特曼设计的。上世纪70年代他在很多城市,比如西雅图、亚特兰大做过商业、办公、酒店的综合体。旧金山的这个给我的印象格外深刻。



       这一组开发跨越了好几个街区,形成一个城市空间,而不仅仅是建筑空间。他在设计的初期,就想象城市未来是对空间的利用应该是立体的,随着使用者的增加,很多商业不仅仅在一层的街道上,还会扩展到二层、三层。事实上,今天看到的城市景象就是这样,都是用混凝土,大量种绿化。




       立体步行街上有一些坡道,就是想到残疾人、小孩、老人,所以在很窄的地方做了坡道,中间有花踏、灯柱、水池。波特曼有一句话说的很清楚:城市就是人看人。但是他制造能让人坐下来的地方。三层的屋顶上,中午很多人在这里吃快餐,享受阳光,非常好。从一个建筑连到另外一个建筑,跟周围的老码头的塔也能对应起来。



       这些大师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好的案例,就是建筑师可以设计城市。


Tarrant County学院新校区


       Tarrant County学院是 达拉斯的一个社区学校。这所学校在城里有好几个分校,其中一个位于河边,被设计成一座开放的校区。学校周边是城市道路,校园将其共享空间向市民敞开,河道里的水在通过人工循环,形成水景和瀑布,吸引市民。不论白天晚上,这里都很有人气。



       反观我们的城市建筑,到处都是栏杆,哪儿都不让进,城市管理有点过度了。美国也有很多安全问题,但这类项目在美国比比皆是,可以看到城市和建筑充分融合的景象。我们需要形成积极的城市空间。




弗兰克·盖里: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



       弗兰克·盖里很厉害,他设计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非常自我、非常有表现性,但又能非常巧妙地和城市周边空间结合起来。



       建筑沿着河展开,水很漂亮,所以这边用了很多银白色波浪板。板的颜色,就是天空的颜色和水的颜色,融为一体,水也是倒映出天空的颜色。虽然造型上有些夸张,但色彩和表达的艺术意象和环境是融合的。



       在处理从城市街道走进建筑的这部分时,盖里用了两种作法:一种是以金属面为主,雕塑面很强;一种是把一部分建筑体量和周围小镇的街区呼应起来,这样的处理非常好,采取比较谦虚的态度,而不是把自己做得非常夸张。


我们的实践

     

下面讲讲我自己做的一些工作。

昆山市民文化广场

营造城市开放空间



       在我们设计昆山市民文化广场之前,附近已经建成了政府、儿童公园、体育公园、昆山市图书馆等建筑。于是,我们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把城市的十字路口跟体育公园联系起来。


基地环境


       我们把这个房子打开,让城市的空间穿过建筑,留给后面的体育公园。我们考虑了如何与图书馆取得联系,如何建立建筑的边界,保持现有建筑形成的城市街墙,如何让图书馆和游泳馆也建立联系。为此,做了一些界面上的分析。

城市公共空间连续性分析


城市界面连续性分析